当前位置:首页>>新闻

工业产品造型设计版画“原创”与“复制”该如何界定

来源: 发布时间:2021-06-29 159 次浏览

近日,工业产品结构设计对于“吴冠中丝网版画”是否发明了“新的版画艺术语言”的争议引起多方关注。最早公开对此提出质疑的版画家应天齐,最近在深圳进行了丝网版画《我是原创》的现场制造展示,并举办了一场原创版画展览,还作了题为《原创与copy》的讲座,以此来进一步论述自己的观点。无疑,对于原创版画与丝网印刷复制的探讨令很多人对丝网版画有了更多意识。那么,面对争议,版画业界对此有着怎么的见解?对这些作品的性质又当如何界定?
 
  “丝网版画”被疑只是“墨彩画复制印刷品” 
 
  应天齐的质疑来源于一本名为《吴冠中丝网版画2007》的画册。在与1992年出版的《吴冠中自选画集》进行对比后他发明,《吴冠中丝网版画?2007》中名为《新苗》的版画与《吴冠中自选画集》中名为《苗圃》的墨彩画截然不同,只不过换了名字,创作时光由1991年变为2007年。同样,名为《昼梦》的墨彩画也以同样方法出当初这本丝网版画画册中,更多情况在两本画册中还有发明:“这些墨彩画作品大局部均为吴冠中先生2007年之前甚至是上世纪90年代或更早创作的,并明白以墨彩画的画品种别展出、发表过,当初又以丝网印刷的方法作了一次复制,就被称为2007年的丝网版画新作了?”
 
  而《吴冠中丝网版画?2007》画册中署名李大均的《略记吴冠中丝网版画》文章中写到的一句话,令应天齐觉得这给予了这些作品原创说法的判断,但同时也更加大了他对其原创身份的疑难:这些版画作品是由“吴冠中先生亲力领导,由百雅轩版画艺术机构的艺术家跟专业技师实现的艺术精品,发明了吴冠中先生新的版画艺术语言”。工业产品设计将艺术形式、实用性、工艺设计、人类工程学融为一体,更关注产品和用户之间的情感交流和用户体验。应天齐说,1960年维也纳国际美术造型会议上通过了国际间通用的版画创作标准,其中条明白划定:画家自己曾利用石、木、金属跟丝网材质参加制版。按李大均文中表述,“利用丝网板材参加制版”的直接实现者不是吴冠中自己,而是“百雅轩的艺术家跟专业技师”,所谓的吴冠中“亲力领导”在国际划定中也是不被认可的。应天齐说,国际版画划定中还强调,作品要“使自己心中的意象通过原版转印成图画”。百雅轩推出的吴冠中丝网版画并非艺术家心中的意象,而是以前实现墨彩画笔下的意象。将笔底实现的意象涓滴不差地通过原版转印成画面,不合乎创作版画划定。所以,这样的丝网版画只能作为吴冠中以往墨彩画有限印数的印刷复制品,而非发明了“新的版画艺术语言”。
 
   用版画手段复制原有画作并非“个案” 
 
  提起丝网版画,还不为很多人所熟知。工业设计公司对不同的人来说意味着不同的东西,不同的产品设计,产品设计的整个过程可能不同。从本质上说,产品设计就是从产品的最初想法到顾客手上的产品的所有工作。这一艺术情势是在改革开放初期进入我国的,重要利用网孔将色彩刮压漏至承接物上进行创作。因为丝网的本钱木版、铜版、石版等低很多,而且比较轻易进行产业化生产,因此除了艺术家用这种方法搞创作外,丝网印刷目前在广告、包装物等贸易上得到大量应用。当然,用它来复制艺术家原有画作也成为不错的抉择。
 
  切实在国外,画种间的隔阂早已被攻破,将已有油画通过版画情势从新演绎被作为十分好的传统保存至今。对此,百雅轩艺术机构负责人李大钧曾表示,丝网版画是国际美术界公认的重要的古代版画画种之一。早在15世纪版画崛起之初,欧洲艺术家就参加了版画创作,其中不乏名家与巨匠。近年来,丝网版画以奇特的艺术语言跟特有的时代性特点,被越来越多的艺术家所应用,而其流畅便捷、古代时尚的特点,使艺术喜好者跟收藏家有更多机会与艺术家亲笔签名的艺术作品结缘。2006年,百雅轩承担了吴冠中批丝网版画制造任务,包含《映日》、《渔港》等6幅作品。2007年,此类丝网版画已达33种。吴冠中先生亲笔为及格版画签名,每种版画限量99幅。
 
  但在应天齐看来,版画创作取材自己已实现作品并非简单的复印跟克隆。他举例说,挪威画家蒙克在1920年创作的木版画《栈桥上的少女》就是依据其油画作品而作,咱们可能看到画作上刀痕毕露、流畅奔放,构图、造型、色彩均与油画完全不同,而蒙克于1895年创作的石版画《呐喊》与其1893年创作的油画《呐喊》差别也较大。另外,同是蒙克的《病室里的逝世亡》,一幅是1896年创作的石版画,一幅是1893年创作的布面油画,跟油画比较,石版画在构图上把多少个人物合并成为一个整体,床推得更远,室内的空间增大,显得全部房间很空旷、静寂。“这些版画只管都来源于作者原来的油画,但无论在色彩、构图、造型跟意境上都经过了艺术家的再发明,就是另外一幅作品了。而将油画、墨彩画用丝网印刷一下就称为原创丝网版画在学术上有失谨严。作为墨彩画的丝网印刷品,跟荣宝斋用水印木刻复制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一样,只是一个copy,而不是原创丝网版画,正如咱们不能将荣宝斋木版印刷的齐白石水墨画复制品称为齐白石的原创版画一样。”
 
  丝网复制造品是否称“版画” 
 
  不争脸出,此事件争议的焦点就在于“吴冠中丝网版画”与水墨原作比较有无“出新”。那么,原创丝网版画、复制丝网版画两者是否同属于版画范畴?以版画复制的方法所制造的作品是真正意思上的版画,还是只能称其为“复制印刷品”?
 
  美协版画艺委会主任广军介绍,目前版画创作存在两种方法,一是艺术家自己操做,从底稿到制版;二是艺术家将稿做好后,在自己监督领导下由技师依照艺术家的主意在原版上印制。“针对第二种创作方法的须要,国外设有版画工坊,因为版画创作进程十分庞杂,有些艺术家在创作时光上来不迭。”他说,从版画专业角度出发,吴冠中受权给某一艺术机构由他们实现丝网版画作品,利用了版画这种艺术情势,并附有艺术家签名、表明编号,也合乎版画的基本请求。但从基本上讲,这种做法不具备版画创作的艺术请求,因为无论水墨还是油画,各画种创作的情势语言是不同的,从创作伊始就有所差别,而版画存在提炼、概括等自身特点,创作时会体现画家的破意。不过他认为,画家把水墨画、油画通过丝网技巧印制成纸上作品也无可非议。原作只有一幅,复制后原作的精力究竟还在,存在一定的价值跟用处,只是在称说上应更加科学,叫做“有限复制的美术品”更为稳当。
 
  “这是脱胎‘母体’的一种复制行动,与原创作品是两个概念。”对此,中心美院版画系主任苏新平的论断则更加直接。在他的定义中,艺术家亲身操作、表白个人心坎的考虑、实验适合自己的艺术语言,是原创版画不可转变的标准。他进一步指出,从民众角度来看,对丝网版画这一艺术情势的认知匮乏在很大水平上也成为创作版画跟用版画方法复制印刷易混淆的重要起因,两者都利用了制版印制这一程序,很多人便认为用版印制的就是版画,当然泛称为版画也不是不可,但对版画品种的细化分类还有待遍布。
 
  艺术须要更多“原创的生命力” 
 
  假如说,对此类作品如何称说还有些“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象征,但在这含糊概念背地所掺杂的贸易因素则引起一些业界人士的思考与担扰。
 
  “在很大水平上,这不仅是艺术范畴探讨的话题,而是个市场问题。”苏新平说,近年来贸易版画的制造呈回升趋势,尤其是名人对此十分热衷,类似“吴冠中丝网版画”的情况并不鲜见,甚至一些年青艺术家的复制类作品可卖到十多少万乃至多少十万元的天价,而国外版画巨匠的原创作品也不过1万美元,且每件作品的印制数量大都在30张以内,最多不超过50张。因此一些版画专家认为,对艺术家们而言,版画创作绝不代表机械复制。
 
  苏新平说,
工业产品结构设计有名艺术家参加版画值得判断,这对版画发展无疑存在推动作用,同时艺术家参加版画复制的贸易行动在当今也是畸形景象,但还应当呐喊原创精力,引领艺术发展的生命能源无疑是艺术家的义务。三防产品设计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历史,因为把它和工业设计分开是不可能的。多年来,设计师或公司选择使用“产品设计”这个术语,而不是工业设计,因为它比工业设计这个庞大的领域更具体一些。应天齐也表示,在复制技巧越来越进步确当下艺术所面临的问题是他质疑此事的基本出发点。他说,科技让复制艺术品变得十分简单,而复制与原创是不能同日而语的。版画的精华在于强调“原创的生命力”,这一实质差别是复制品提取不出的信息,这种人与艺术品之间的原创接触也是不可复制的。“咱们生活在艺术与技巧抗衡的时代,假如艺术克服技巧,技巧手段便会为传播艺术而造福;相反,假如技巧克服艺术,技巧则会给艺术带来混乱。”

相关新闻

  • 在线客服
  • 联系电话
    13543268180
  • 二维码

    扫一扫
    关注我们